去年上海法定场所内人群吸烟率降至0.96% 有哪些“燃点”?

时间:2019-08-08 09:30 作者:

统计显示,去年上海法定场所内人群吸烟率降至0.96%,违规吸烟劝阻率提高到49.3%。

与此同时,12345市民服务热线受理的控烟相关诉求超过2万件,主要涉及商场、餐厅、医院、学校、网吧、棋牌室等场所。

创建“无烟上海”,还有多少“燃点”?连日来,本报记者走访多个控烟“重灾区”,通过以点带面,查找薄弱环节,提出应对之策。

“你爬上去就知道了”

在12345市民服务热线网站上,位于延安西路、江苏路路口的某大厦,曾被人投诉“满地烟头、乌烟瘴气、屡教不改”。4个月过去了,情况有改善吗?

工作日的一个下午,记者来到该大厦。还没进大门,就看到了烟雾缭绕的场景。门口两侧的石柱旁,有四五个烟民正在“过瘾”——有人接着电话,还不忘大口吸烟;还有位女士两手红指甲,一边划着手机、一边捏着烟头,不时掉落的烟灰翻来滚去……

这一区域虽然位于大堂门外,但头顶仍装有天花板,也未设置垃圾桶和烟灰缸,且系人员进出的主通道,是不是也属于禁烟范畴?

“装了摄像头没啥用,我们的劝阻更是没人听。”大厦的一位清洁工说:“每天一上班能扫到七八个烟头,都是前一天晚上被人随意丢弃的”。

进入大堂,在一楼扶梯口,记者拉住一人询问:“你们这里抽烟的人多吗?”对方意味深长地回答:“你爬上去就知道了。”

从一楼到顶楼,记者拾级而上。在每个楼层的拐角处,都能看到“禁止吸烟”的标志。到了4楼,烟味明显加重,地上还留有两个废弃烟头;6楼和7楼之间、9楼和10楼之间,也有不小的烟味。

突然,记者听到了吐痰声。赶到11楼,没能抓住吸烟的“现行”,却看到了刚刚抖落地上的烟灰。

到达15楼顶层后,记者推开防火门,准备搭乘电梯下行。不料,迎面差点撞上了一位男士。只见他一手捧着塑料盒,里面的水已经泛黄;一手拿着半截香烟,正往这个自制的简易“烟灰缸”里弹灰。

据了解,大厦保安每天都会巡查,一经发现违规吸烟者即上报,“基本上两点钟报上去,控烟办的人三点钟就赶过来了”。但是,由于物业和保安方面没法保存相关证据,导致后续的线索追查、责任追究常常“落空”。

“不听劝的话,也不能硬来”

“我提醒一个小伙子不要抽烟,却惹来一顿打。后来,___把人抓走了。可到现在,他也没来道个歉。”

快60岁的叶师傅,2012年8月起就在中山公园附近某商场从事保洁工作。回忆起3个月前的这场“无妄之灾”,他感到非常委屈。

叶师傅每天工作的时间很长,除了要管好商铺门外的公共区域,还要重点打扫厕所。

走进该商场8楼厕所,洗手台、小便池旁的墙上都贴有“禁止吸烟”的醒目提示。但是,浓浓的烟味依旧充斥整个空间。

叶师傅从不抽烟,这几年却经常咳嗽,“可能是被二手烟熏的”。他告诉记者,单这一个厕所,一天就可以捡到三四包香烟的烟头。

这里的厕所虽然都有排风口,但通风设备一直没有运转。叶师傅认为,如果能安装排风设备,烟味可能就不会那么重了。

情况可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调查显示,2018年,上海卫生、计生机构和政府机关的男厕所吸烟发生率比上一年均有下降;但在商务楼宇和生产型企业,男厕所里的吸烟发生率分别较2017年上升了0.4%和3.8%。

在闵行、松江等地的汽车保养店,空调开得很大,但公共厕所和休息室里都能不同程度地闻到烟味。

“有些客户会抽烟,我们看到了都会提醒和制止。”银都路上一家洗车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大部分人都听劝,但不听劝的话,我们也不能硬来。”

室内空间之外,室外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的禁烟力度也有待强化。

调查显示,申城16.3%的中小学校、幼儿园所在地周围100米范围内,仍设有烟草零售店。

在虹桥机场打车点,记者随机询问7位出租车司机,其中5人会“在没有客人的时候抽烟”。一位司机甚至反问记者:“开车的有几个不吸烟?”

室外吸烟点设置有技巧

“包间里不能吸烟,我们也没有吸烟区。”走进龙茗路上的一家网红饭店,服务员会面带微笑地提示顾客:如果烟瘾太大,请挪步室外。

在这家饭店,200多平方米的公共就餐区域,贴有七八张“禁止吸烟”的标识,每个座位上也相应放有劝告牌。

“我们还有专门的控烟监督员,来劝阻包厢里的客人不要吸烟。”餐厅负责人告诉记者,一开始禁烟时阻力很大,有的顾客忍不住要吸烟,吃到一半就结账走了。

一面要为客户提供良好的消费感受,一面又要认真执行“天花板下”全面禁烟令,“两难”抉择怎样才能不再纠结?

经验表明,有必要进一步发挥控烟志愿者的作用。例如,一开始可让沟通能力、应急能力较强的主管或领班在餐厅内巡回提醒禁烟,并给愿意配合的顾客以打折优惠或抵用券等。接下来,每个餐厅服务人员都可做控烟志愿者。从心理学角度来讲,经过多次重复后,强制就能转变为习惯。

上海市健康促进中心的工作人员提出,餐饮场所需对场所内发生的吸烟行为积极介入、予以劝阻。如劝阻无效的,可以拨打投诉举报电话。

除了劝阻和投诉,设置室外吸烟点也是一个可行之策。不过,怎样设置吸烟点,是一个颇有讲究的技术活。

市区一家医院的大门口上,挂有一个醒目的“全国无烟医院”铭牌。走进门诊大厅,空气中只有酒精味道,并无一丝烟味;过道一侧,贴有“吸烟请至一楼小花园”的提示。原来,医院在那里专门开辟了一个四面通风的室外吸烟点。

走到这处吸烟点,正有一名老人在“吞云吐雾”。他的脚下,是满地的烟头和烟灰。仅仅一米开外,还有一个亭子,上面挂有“病人休息区”的牌子。由于烟味极易串场,在“病人休息区”的人也不自觉地抽起了烟,俨然将其视作“第二吸烟区”。

专家介绍,设置室外吸烟点是为了充分保护公众免受二手烟危害。在上海,它须远离人群聚集区域和行人必经的主要通道,须放置收集烟灰、烟头等的专用器具,还须符合消防安全要求。对照这一规定,“无烟医院”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到位?

“大屏幕污染”应逐步禁止

在本市一些小区的业主论坛里,不时能看到指责邻居吸烟的帖子:

“5楼的大叔,你在自家阳台吸烟,不知道烟味会飘进我的书房么?”

“201房间的人,别以为晚上在走廊偷偷吸烟没人注意。再这样下去,我会报警的。”

还有一个帖子甚至这样发问:老爸在家吸烟,要不要投诉?

“大义灭亲”的举动,可能没这么干脆。但投诉邻居违规吸烟,效果值得期待。在新加坡,站在阳台上吸烟,然后将烟头、烟灰掉落在走道、停车场等公共区域,一旦被抓到,可能会面临最低1000元的罚款或者坐牢1个星期。

如果说小区吸烟主要涉及私德领域,大屏幕上的“烟雾污染”显然更易引爆舆论。

日前,中国控烟协会发布热播国产影视剧烟草镜头监测报告。电影《我不是药神》《____》和电视剧《猎毒者》因烟草镜头过多获“脏烟灰缸奖”。

测评显示,《我不是药神》影片时长116分钟,出现烟草镜头的总时长达16.8分钟,占影片总时长的14.5%,最长的一次吸烟镜头持续112秒;在《____》里,烟草镜头的个数最多,共发现56个,平均每2.4分钟就出现一个烟草镜头。

“影视作品中的吸烟镜头往往与时尚、成熟相联系,严重削弱了人们对烟草危害的认知,对青少年有非常不好的诱惑作用。”上海拓新健康促进中心理事长王瑞认为,这种大屏幕上的“烟雾污染”也应当逐步禁止。

此外,吸烟是短时间内发生的行为,数分钟就能吸完一支烟,很难想象执法人员可以瞬间来到现场制止。这一特点决定了“执法解决一切”的思路既不科学也不现实。

“控烟要有堵有疏,长远之策是引导和支持烟民戒烟。”王瑞介绍,传统的戒烟是烟民靠意志力“干戒”,若由专业机构来提供帮助,成功率会大幅提高。一句话,“无烟上海”,我们一路同行。

对标

北京

在北京,当市民发现违法吸烟行为后,可直接在“无烟北京”微信公众号中进行投诉举报。

进入“无烟北京”微信公众号页面可以看到,下方设有“控烟行动”选项,点击“投诉举报”页面,即可输入被投诉单位、详细地址、违法行为等信息,还能对违法行为拍照上传。

在最新的公共场所控烟标示上,已经加入了“无烟北京”的微信二维码。市民可直接扫码进入,并进行投诉。

投诉信息上传之后,“控烟一张图”上的相应位置将闪烁蓝灯进行提示;控烟志愿者看到后,需赶往投诉单位进行处理。被投诉一次的单位,并不一定会永远“挂灯”。据介绍,志愿者会对被投诉单位进行二次复查,如果整改较好且复查期间未出现第二次违法现象,将为其“灭灯”。

新加坡

2019年,新加坡迎来史上最严的禁烟令。

第一,随处可见“禁止抽烟”标志。新加坡的400个公园里面都不可以抽烟,违者最高罚款2000元新币。而且,著名的旅游购物街乌节路也全面禁烟,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在全校区实施禁烟。2018年,新加坡国会甚至讨论过“禁止在家里抽烟”,获得不少议员的支持。

第二,从“娃娃”抓起。新加坡国会2017年11月通过修正法案,计划三年内把合法购买香烟和抽烟的最低年龄,从18岁逐年调高至21岁。

第三,涨烟税。新加坡的烟有多贵?目前,一包普通香烟的零售价介于9元至13元新币之间,相当于45元至65元人民币。

第四,罚款严:抓到就罚,最高2000元新币,即10000元人民币。除了不能在非指定区域抽烟之外,随意丢弃烟头也会面临罚款甚至监禁。

对话

如何面对“重灾区”和“回潮”现象

临界区域是否要“一刀切”

解放周一:“天花板下”全面禁烟,不可谓不严密。请问,为何要大力推行这一政策?

高晶蓉:众所周知,吸烟有害健康。统计显示,全球范围内平均每四秒钟就有一个人死于烟草相关疾病。

二手烟与吸烟一样,可以对公众特别是孕妇、儿童带来很多健康危害。唯一能有效避免非吸烟者暴露于二手烟的方法,就是在室内环境中完全禁烟。为此,《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健康上海2030规划纲要》均对推进无烟环境建设、推行室内全面禁烟等提出具体目标。

解放周一:在“禁”与“不禁”之间,似乎还存在一些模糊地带。比如,室内和室外的临界区域是否要“一刀切”禁烟?

高晶蓉:《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规定“室内公共场所、室内工作场所、公共交通工具内禁止吸烟”,明确了室内禁烟的范围和区域。从实际执行情况来看,这一标准和要求是符合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也是有效和可行的。

对于室内外的临界区域,尤其是室内外的主通道入口,国内外有不同的控烟方案。例如,在深圳,公共交通运输站的行人出入口外侧5米范围内、公共交通工具室外站台和等候队伍所在区域,均纳入禁止吸烟范围。又如,俄罗斯把距离火车站、巴士站、机场、港口、地铁站入口处15米的区域,都定为禁止吸烟区。

新加坡的禁烟范围更加广泛,室外的停车场、街头、公园等悉数禁烟;美国亚利桑那州的梅萨市禁止吸烟者在人们经常出现的建筑物外的大街上吸烟。

可见,在对待室内和室外临界区域的禁烟问题上,应根据实际情况来进一步制订规则。这是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

解放周一:公园是否有必要全面禁烟?

高晶蓉:公园大体属于室外场所,但也是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根据相关规定,公园室内区域及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公园室外区域禁止吸烟。同时,动物观赏区、健身区等人群聚集的室外区域,亭、廊、棚架等公园集中休息区域,公园游览车、游览船及其等候区域,儿童游乐区等以未成年人为主要活动人群的室外区域,也属于控烟范围。

在这些区域,公园应组织管理人员、志愿者劝阻吸烟行为,在醒目位置设置统一的禁烟标识和监管电话,并不得设置任何与吸烟有关的器具。

可否推广安装烟雾报警器

解放周一:一些场所兼具私人性和公共性,如单人使用的办公室,是否可从禁烟名单中剔除?

高晶蓉:研究显示,即便吸烟房具有独立通风系统、有两层自动关闭推拉门且保持一定的负压状态,当有人进出时,仍然无法防止烟草烟雾泄露到其他房间。单人办公室属于室内工作场所,不时有其他人员进入,因此同样需要严格禁烟。

解放周一:除此之外,还有哪些控烟重点区域?

高晶蓉:2015年1月至2018年6月的控烟投诉举报工单统计数据显示,工作场所和餐饮业场所的投诉总数最多,分别达14726条和9573条;文化、体育、娱乐和旅馆、居民居住地等场所的工单数量相近,分别有4868条和4851条;网吧产生的工单数量为1979条。

总的来看,休闲___所和餐饮场所依然是违法吸烟现象发生的“重灾区”;体育健身场所、个别政府机关事业单位、公共交通工具和机场、客运站内的吸烟发生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有的甚至出现明显“回潮”。

解放周一:商务楼宇里大多是公司白领,为何面临“控烟难”?

高晶蓉:申城不少商务楼宇的商户结构数量多、规模小,人员进出频繁,实时举证和监管较为困难。同时,物业人员认为自己没有执法权,对法规的尺度拿捏不准,难免存在底气不足;部分烟民又错误地以为室内控烟是“一阵风”“走过场”,没有真正认识到室内吸烟的违规性质,从而对相关劝阻和管理存在侥幸心理乃至抵触情绪。加之部分商务楼宇缺少可以设置吸烟点的空中平台等设施,给控烟管理带来了更大挑战。

解放周一:可否考虑推广安装烟雾报警器、监控探头,以破解“举证难”?

高晶蓉:确实,吸烟违法行为的时间较短,违法证据不易收集和固定,对执法的有效性提出了严峻考验。在这方面,黄浦区卫生监督所作出了积极探索。例如,采取巡查人员配备巡查记录仪、卫生间安装烟雾报警器、消防通道安装监控设备等手段,有力地遏制了楼宇内吸烟现象。

在松江区,有三家医院在门卫室、卫生间、会议室、住院部楼梯间、手术室家属等候区尝试安装烟雾探测器,杜绝了室内吸烟的情况。但是,试运行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特别是,烟雾探测器的安装成本、运行成本、维护成本相对较高,不利于短期内、大范围的推广。

如何鼓励更多的人说“不”

解放周一:下一步,如何进一步形成创建“无烟上海”的合力?

高晶蓉:2010年,上海在全国率先通过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经过9年来的努力,控烟成效逐渐凸显。一个宝贵的经验是,除了法律的约束作用、政府的积极作为之外,还要始终强调“社会共治、全民参与”,形成无所不在的控烟共识和监督力量。

下一阶段,我们将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切实加强对“重灾区”和“回潮”现象较为明显的行业、场所的针对性执法,提高检查频次和处罚力度,督促完善内部奖惩制度和问责机制。

各级健促办还将充分利用暗访和通报机制,将检查和监管、执法相衔接,促使机关事业单位和卫生健康相关单位起到控烟模范带头作用;联合控烟监管部门加大宣传投入,以有效的传播方式“刺激”公众的注意力,提醒公众绷紧室内禁烟这根弦,并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吸烟和二手烟、三手烟的危害。

同时,控烟志愿者参与控烟巡查、劝导并反馈执法建议,是上海控烟工作的一个创新举措。下一阶段,要进一步发挥控烟志愿者的监督作用,通过聚焦问题场所、锁定违法线索、畅通反馈渠道,把有限的执法力量向控烟重点、难点领域倾斜。

解放周一:但有调查显示,看到公共场所有人吸烟,七成人会选择默默离开而不是上前劝阻。请问,怎样才能鼓励更多的人对违规吸烟说“不”?

高晶蓉:市民发现公共场所内有人违规吸烟,不仅可以自己主动依法对其劝阻,还可以要求该场所的管理人员对违规吸烟者进行及时劝阻和制止。如果违规吸烟人不听劝阻或场所管理方___,可直接拨打12345市民热线,对违法吸烟行为和场所监管不力的情况进行投诉举报。